首页  >>  文献列表  >>  一周综述(2019年7月1日-2019年7月6日)
一周综述(2019年7月1日-2019年7月6日)
发布时间 2019-07-08 08:57

制造不佳继续 美国就业利好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

本周数据、事件相对平淡,焦点集中在各国制造业和美国6月就业表现。重点数据事件表现有:日本、中国、欧元区、英国6月制造业PMI均表现不佳,且皆位于荣枯线下方;美国6月失业率公布为3.7%,高于前值和预期,但是6月非农就业人数远高于预期和前值;澳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符合预期,瑞典央行维持利率决议不变但重申加息意图。此外OPEC成员国同意将延长减产协议9个月,这或将对未来各国制造业回暖产生阻力。

 

一周重点事件和数据如下:


1、日本6月制造业PMI连续第二个月为负。71日(周一)日本6月制造业PMI终值公布为49.3,跌至3个月低位,低于前值49.5,已经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

 

2、我国6月财新制造业PMI跌至荣枯线下方。71日(周一)中国6月财新制造业PMI终值公布为49.4,低于预期值50和前值50.2,为20167月以来次低。分项数据中,生产指数公布为51.3,低于前值51.7但仍位于荣枯线上方;新订单指数公布为49.6,低于前值49.8,这已经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其中新出口订单指数公布为46.3,低于前值46.5

 

3、欧元区6月制造业PMI连续第5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但5月失业率为20087月以来最低水平。71日(周一)欧元区6月制造业PMI终值公布为47.6,低于预期值47.8和前值47.7,已经连续3个月走低,持续位于荣枯线下方5个月;德国6月制造业PMI终值公布为45,低于预期值45.4但高于前值44.3,已经连续6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法国6月制造业PMI终值公布为51.9,低于预期值52但高于前值50.6,为9个月以来最高水平。此外,欧元区5月失业率公布为7.5%,低于前值7.6%和预期值7.6%,为20087月以来最低水平。

 

4、英国6月制造业PMI20132月以来最低水平。71日(周一)英国6月制造业PMI公布为48,低于预期值49.2和前值49.4,已经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为20132月以来最低水平。

 

5OPEC成员国同意延长减产协议9个月。71日(周一)OPEC代表称OPEC+同意将减产协议延长9个月至20203月底,OPEC秘书长巴尔金的第二个任期也被批准。此外,俄罗斯和其他非OPEC产油国部长通过了OPEC+合作章程。OPEC正在将原油库存降至2010-2014年水平,而非五年均值水平,以评估减产协议是否成功。

 

6、澳联储利率决议降息25个基点至1%72日(周二)澳大利亚联储利率决议降息25个基点至1%,为连续第二个月降息。澳洲联储表示,降息将有助于减少闲置产能,支撑就业市场并提振通胀,这符合澳洲联储的目标,澳洲联储将在必要时调整政策以支持经济发展。

 

7、我国财新综合PMI连续4个月出现下降。73日(周三)中国6月财新服务业PMI公布为52,低于预期值52.6和前值52.7,这已经连续3个月出现下降;6月财新综合PMI公布为50.6,低于前值51.5,持续4个月下降。

 

8、瑞典央行利率决议维持关键利率水平不变,但重申加息意图。73日(周三)瑞典央行利率决议维持关键利率在负0.25%水平不变,回购利率预期同样不变,并重申其将在2019年末或2020年初加息的意图。该央行维持2019年第三季度回购利率为负0.25%,第四季度回购利率为负0.19%的预期,且将2019GDP增速预期从1.7%上调至1.8%,并将2020GDP增速预期从1.9%下调至1.6%;预计2019CPIF1.7%,预计2020CPIF1.8%。瑞典央行表示全球利率可能会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维持在低水平,海外风险可能会对瑞典经济前景造成影响,未来将考虑改变政策执行框架,或提议停止每日的市场操作,并表示相关的调整并不会对货币政策效果造成影响。

 

9、欧元区6月服务业、综合PMI均高于前值和预期。73日(周三)欧元区6月服务业PMI终值公布为53.6,高于预期值53.4和前值53.46月综合PMI终值公布为52.2,高于前值52.1和预期值52.1。德国6月服务业PMI终值公布为55.8,高于预期值55.6和前值55.666月综合PMI终值公布为52.6,符合预期且与前值持平。法国6月服务业PMI终值公布为52.9,低于前值53.1和预期值53.16月综合PMI终值公布为52.7,低于预期值52.9和前值52.9,均为连续7个月以来新高。

 

10、英国6月综合PMI不及前值和预期,为20167月以来首次跌至荣枯线下方。73日(周三)英国6月综合PMI公布为49.7,低于预期值51和前值50.9,为20167月以来首次跌至荣枯线下方;6月服务业PMI公布为50.2,低于预期值51和前值51

 

11、美国6Markit服务业PMI高于预期和前值,但6ISM非制造业指数不及预期和前值。73日(周三)美国6Markit服务业PMI终值公布为51.5,高于预期值50.7和前值50.76Markit综合PMI终值公布为51.5,高于预期值50.6。美国6ISM非制造业指数公布为55.1,低于预期值55.9和前值56.9,为20177月以来最低水平,分项数据中新订单指数公布为55.8,不及前值58.6;就业指数公布为55,低于前值58.1;物价指数公布为58.9,高于前值55.4,为20191月以来新高。

 

12、美国5月贸易逆差不及预期和前值,工厂订单月率连续2个月为负。73日(周三)美国5月贸易逆差555亿美元,不及预期逆差540亿美元和前值逆差508亿美元。美国5月工厂订单月率公布为负0.7%,低于预期值负0.5%但高于前值负1.2%,连续两个月为负。其中耐用品订单月率未做修正,公布为负1.3%;扣除运输的工厂订单月率公布为0.1%,不及前值0.3%;扣除国防的工厂订单月率公布为负0.4%,高于前值负0.9%

 

13、美国6月失业率高于预期和前值0.1个百分点,但6月季调后非农就业新增人数大幅好于预期和前值。75日(周五)美国6月失业率公布为3.7%,高于预期值3.6%和前值3.6%6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数新增22.4万人,远高于预期值16万人和前值7.5万人;6月私人非农就业人数新增19.1万人,高于预期值16.3万人和前值9万人。

 

全周相对市场资讯对市场预期产生的影响是美元主导区间变化的焦点,加之经济数据变化对汇率的影响凸显,而关联复杂性进一步加深,趋势性难以预料和区间水平震荡不定继续较量。

 

1、美元经济数据引起变化凸显。主要就是周末美国强劲的6月非农就业数据引起预期调整是美元反弹的重点。周五美国6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22.4万,预期16万;5月非农就业人数从上次公布的7.5万下调为7.2万;非农就业报告还显示,美国6月失业率为3.7%,预期3.6%,前值3.6%6月劳动力参与率62.9%,前值62.8%,变化微弱;6月平均时薪环比增长0.2%,预期0.3%,前值0.2%;平均时薪同比增长3.1%,预期3.2%,前值3.1%。美国6月就业增幅最显著的部门包括专业与商业服务、医疗保健、运输和仓储部门;尤其是6月制造业就业人数激增,并创造了1.7万个职位,而此前经济学家预计该行业将仅增加3000个就业岗位。美国就业增加表明劳动力市场依然坚挺,尤其是当前贸易局势紧张与通胀低于目标等状况不确定之下,美国经济保持增长态势的迹象直接牵制市场预期美联储7月降息的前景,尤其是对美联储降息50个基点的预期大大下降,这也是周末刺激美元反弹的内部侧重。然而,目前美国经济放缓的迹象正开始渗透到劳动力市场的现象还是有压力,如周三ADP机构发布的报告显示:6月私营部门就业新增就业人数仅10.2万,增长速度令人失望。之前市场普遍预期该数字将达14万。美国就业增长开始显示出放缓迹象,这对经济未来具有预兆性。尽管大型企业表现仍然稳健,但持续紧张的劳动力市场使小型企业苦苦挣扎以保持竞争力,美国经济负面因素加重与周期具有重要关联。

 

2、美联储依然争论观望未来抉择。一周美联储半年政策报告依然坚持观望和等待心态。 美联储周五在国会发布的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表示,“尽管消费有所回升,但第二季度数据表明GDP增长放缓,因净出口和库存的贡献逆转,商业投资的推动力进一步减弱”。该报告重申6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声明中的措辞,并表态官员将密切关注接下来的数据,并“采取适当措施维持经济扩张”。美联储承认通胀一直低于2%的长期目标,但又指出今年早些时候的疲弱数据似乎反映的只是“暂时性影响”。美联储在上次货币政策会议上表示将“采取适当措施”来维持现有的经济扩张,由此传递了可能降息的讯息。预计下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在国会进行半年一度作证,同一天美联储还计划发布上次政策会议的纪要。市场对鲍威尔的讲话以及618-19日官员们的表态高度重视,并对未来美联储730-31日利率决定的预期有重要左右。据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的美联储观察工具,美联储7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74.5%,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25.5%;到9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26.3%,降息50个基点和75个基点的概率分别为57.2%16.5%。但市场目前关注的在于总统特朗普依然抵制美联储加息,并督促降息喧嚣加大;他继续向美联储及鲍威尔施压,重申降息将对经济提供助力。尤其是本周他开始指责美元过高,批评欧元过低,他表示美联储需要降息,因为欧洲正准备将欧元贬值。加之特朗普周二提名谢尔顿填补美联储空缺的两个理事职位之一,她比较倾向特朗普总统意向,这使得美联储支持降息力量加强。然而,截止目前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减速似乎明朗,但毕竟美国经济步入历史上最长周期的延续,121个月的增长周期将需要更加审慎的政策抉择,目前看美联储降息依然具有争论,不确定性的突发因素值得关注。

 

3、外围环境刺激性加剧动荡风险。美元升值的不得已不利于美国经济与美联储政策实施,但美元升值的环境目前不在内部,而在外部突出。一方面美元自身急切贬值的宗旨与策略较明朗,美元出于一贯政策方针的基础,美元贬值亟不可待;另一方面是美元贬值的阻力来自欧元和英镑凸显,经济差异、政治不定、政策难缠等都使得美元贬值没有支撑,进而技术和心理因素发挥加强已经明显。其中包括OECD评估的欧元低估、特朗普认为的欧元贬值指责、美国可能对外汇的干预等等,这或都预示美元贬值将面临急风暴雨。尤其目前欧元区经济指标弱化,难有起色的数据压制欧元难以反弹;更有欧洲央行更迭的前景微妙,拉加德的强势未必适宜微观政策的角色。同时英国脱欧的不确定以及未来有担忧的经济势必加大外围环境对欧元的拖累,这将是阻击欧元不能忽略的因素之一。当前市场石油和黄金也涉入货币技术的实施与发挥配合,这将在市场层面增加不确定和难以揣摩的局面。

 

预计下周市场或将加大美元贬值的运作,这周末的反弹能够刺激下周贬值扩大,无论从宗旨或技术角度,美元贬值有了一定的方向与技巧。但是预期心理是关键,尤其是鲍威尔的挑战将面临激烈的胶着。

 

                                                                                                                                                                                                  201977

最新文章
关注中国外汇研究院
©2017 中国外汇研究院 京ICP备17051962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