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列表  >>  一周综述(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4日)
一周综述(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4日)
发布时间 2020-01-14 16:10

新旧之年交替  市场风险激变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

本周属于新旧年交替之周,焦点重点事件较为分散,但美国因素依旧是引导市场的关键。美国经济数据持续稳中向好,加上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维稳的表态,美国经济稳健性以及对比其他国家的经济优势再次凸显;随着美伊军事敌对关系的不断升级,三大美元错落不一,尤其周内美股再创历史新高到下跌,美国战略打击背后的经济影响意味深远。同时商品价格的高涨,为后期美元贬值方向协从留有余地。特朗普将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签署日期定于1月15日,这与其“弹劾案”结果公布时间节点一致,市场不理性情绪推升人民币,这将为投机资金做空人民币留下空间。

 

一周重点事件和数据如下:

1、美伊进入军事对抗状态,敌对关系不断升级。2019年12月30日(周一)美国在叙利亚境内发动空袭,袭击伊朗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联合民兵组织,随后美伊两国进入军事对抗状态。2020年1月2日在美国一次空袭中,致伊朗一位少将身亡,双方敌对态势升级。1月4日特朗普发布推特表示,如果伊朗打击任何美国人或美国资产,美军将打击已瞄准的52出伊朗重要地点。

 

2、美国12月达拉斯联储商业活动指数不及预期前值2019年12月30日(周一)美国12月达拉斯联储商业活动指数负3.2,不及预期值0和前值负1.3;12月新订单指数1.6,好于前值负3;12月达拉斯联储制造业产出指数、就业指数均好于前值,但制造业装船指数略不及前值。

 

3、中国12月官方制造业、非制造业均不及前值。2019年12月31日(周二)中国12月官方制造业PMI为50.2,与前值持平但好于预期值50.1;非制造业PMI为53.5,不及预期值54.2和前值54.4;12月综合PMI为53.4,不及预期值53.7。

 

4、中国人民银行调整CFETS、BIS货币篮子人民币汇率指数篮子货币权重2019年12月31日(周二)中国人民银行调整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篮子货币的权重,新的权重依据2018年度贸易数据。此外因为国际清算银行(BIS)2019年4月调整了汇率指数的货币篮子,交易中心计划相应调整BIS货币篮子人民币汇率指数的货币篮子和权重,该权重采用BIS货币篮子权重,与现版相比,货币篮子中减少了委内瑞拉玻利瓦尔,新增了冰岛克朗。

 

5、特朗普给出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签署时间。1月1日(周三)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于1月15日与中国在美国白宫签署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随后第二阶段会谈将在北京举行。

 

6、中国人民银行将绝大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1月1日(周三)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外2020年1月1日,中国《外商投资法》《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同步实施落地。

 

7、中国12月财新制造业PMI终值不及预期初值。1月2日(周四)中国12月财新制造业PMI终值51.5,不及预期值51.8和初值51.8。

 

8、欧元区、德国、法国12月制造业PMI终值均较其初值有所上修。1月2日(周四)欧元区12月制造业PMI终值上修0.4个百分点至46.3,好于预期值45.9;德国12月制造业PMI终值上修0.3个百分点至43.7,好于预期值43.4,德国制造业PMI已经连续12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法国12月制造业PMI终值上修0.1个百分点至50.4,好于前值50.3。

 

9、美国12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下修至52.4。1月2日(周四)美国12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较初值下修0.1个百分点至52.4,不及预期值52.5。美国至12月28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新增22.2万人,不及预期值22.5万人但与前值持平。

 

10、美国12月ISM制造业不及预期前值,连续5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1月3日(周五)美国12月ISM制造业PMI为47.2,不及预期值49和前值48.1。其中12月ISM产出指数、就业指数、新订单指数均不及前值,库存指数较前值略有上升。

 

外汇市场目前趋势寻求的意向清晰,美元贬值带动效应较强,尤其人民币升值的突发刺激因素突出,其中包括特朗普贸易言语示好、我国央行降准决定,情绪化地推进人民币升值具有很大干扰,未来不确定较为纠结。而周末美国对伊朗实施打击则引起金融市场大震荡,但汇率波动幅度有限,资产和商品价格一跌一涨十分显著,这增加未来不确定性的影响是重点。

 

1、技术主导年初凸显。新年第一周的汇率趋势具有很强的主导意图,收官与开局的设计因素为主,包括舆论导向的偏激刺激情绪引起变数是关键。尤其美元指数维稳96点是现在与未来指向的重点,美国方面以股指高涨调动信心,美元贬值敢于发挥;周末因伊朗事态美股下跌,美元上升,虽然幅度不大,但凸显信心维护的搭配手法。目前美元驾驭政治关切的忽略性较强,特别是特朗普将中美贸易未来时段敏感点落至1与15日,其中特朗普自身政治变数将是核心,无论是否被弹劾成功,其引起的美国震荡在所难免。如果被罢免则面临新总统的执政理念,包括贸易敏感的变脸都是难以预料;如果未被罢免,特朗普执政的法律依据和国会制度将挑战其已经做出的承诺,关联因素的变数在所难免。而周末特朗普指令对伊朗实施打击则面临更大的政治风险,甚至可能成为弹劾的诱因。因此,技术主导涉及到的深谋远虑是关键,布局的长远化是值得考量美元贬值的路径与思路,这也是2020年重要的参数与影响。

 

2、试探性跨度寻方向。年初以来市场变化较大,尤其是汇率之间的扩大加大意味试探和寻求意向清晰且艰难定夺。其中商品价格驱动的关联货币突破性是焦点,加元、澳元突破去年下半年以来的重要关口隐含意义和指向是关键,并且有利于美元指数的需求。欧系货币依然较为艰难,进而市场技术加强转移性重点试探潜在动能的试水较为明朗。日元上涨0.17%至108.57日元,最高至108.21元,其中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触发止损卖盘是关键。我国人民币走势的异常较为突出,经济与政策面并未改观,维稳的宗旨坚守之中的影响不大,但是市场借题炒作发挥导致情绪因素引起人民币升值是关键。特别是我国央行降准决定依然被解读为放水8000亿的套路具有刺激作用,升值偏激为宽松货币政策的理解,这导致人民币被升值化,实际则是技术寻求方向选择,离岸做空的寻求是焦点。加之周末伊朗事件的突发导致商品价格上涨加大,尤其是黄金价格因心理恐慌导致的刺激性致使金价跃上1550美元,大涨24美元,一周涨幅2.3%,这对节制美元上升起到一定作用。

 

3、经济比较难有转变。年初经济数据显示分化局面依旧,美欧之间比较是焦点。如美国2019年12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52.4,预期52.5,初值52.5,基本稳定利好局面突出。去年年底,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人数跌至4周低点,这是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的最新迹象。截至12月28日的一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下降了2000人至22.2万人,基本符合调查,波动较小的4周平均值略微上升至233250人。但是周末美国美国供应管理协会12月PMI指数连续第5个月萎缩是美元不利因素,但并未拖累美元走低,反之市场突发事件则反之使美元上升,其中美联储会议纪要的立场是核心,即12月11日美联储例会对经济评估稳健,未来通胀是焦点关注,预计2020年降息概率没有,未来维持货币政策稳定是常态,美联储成员担心低利率鼓励冒险行为,这对美元具有稳定支持,美元基本稳定表现正常。反比欧元区显示经济正在企稳,但2019年12月地区制造业进一步下行;制造业活动指标从11月的46.9降至12月46.3,但略微好于估算,这是该数据第11个月低于50的荣枯分界线,这暗示制造业萎缩,尤其订单下滑和就业流失的幅度创2013年初以来的最大。虽然随着国际贸易局势缓和、英国无序脱欧忧虑减轻,全球乐观预期欧元区的经济触底反弹,但是上述指标令人失望。欧元区经济难有欧洲央行新一轮货币刺激措施的支持,去年年底形势不利和产出下降幅度创2012年以来的最大;面对如此剧烈的制造业萎缩,欧元区整体经济是否能够避免下滑仍然是欧元区面临的一大挑战。然而,上述反比则是2020年美元意愿和欧元阻力的难点之重。

 

预计下周市场惯性能否持续存在不确定,但有利于美元贬值的氛围与预期依然存在,美国内部政治和政策是焦点,经济依托稳定是事实。但是伊朗事态发酵存在较大风险,伊朗强硬立场将难以预料海外地区的风险蔓延,这是2020年开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超乎预料之中美国政治摆布的谋略值得关注。美元走势的关键依然是外围阻力,欧洲事态预料之外也有风险。

                            

                                                                                                                                                                                                   2020年1月4日      

最新文章
关注中国外汇研究院
©2017 中国外汇研究院 京ICP备17051962号 版权所有